隨同刁書記重登鳩山
發表時間:2019-07-07 08:45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陳文皎  點擊:

2012年盛夏,是一個同老領導在鳩山重逢的盛夏,也是我五十五年后重登鳩山激動人心的盛夏。

6月中旬,天氣比尋常涼爽很多,我們到鳩山的交叉路口迎接老領導,他是1958年禹縣縣委書記刁文。86歲高齡的老人,雖然歲月染白了頭發,卻依然滿懷熱情,精神飽滿,容光煥發,步履堅定,聲音宏亮。

 

此次重逢,一下把我們拉回到幾十年前在鳩山一起治山戰斗的歲月。那時我才22歲,為了給他改寫一篇萬人大會上的治山動員報告,騎自行車連夜趕到鳩山,不顧路途勞累,坐下就修改報告,整整熬了一個通宵。

書記看后滿意地說:“好”,這個好字一下驅散了我疲困的倦意。而后還為他寫《高山低頭,河水讓路》、《從鳩山到涌泉河流域》的文章,先后在河南日報、人民日報刊登。

 

鳩山紅專大學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今天重逢聚首,再登鳩山,心情該是多么激動啊!

接到刁文書記,我們便一同乘車朝鳩山駛去,車在盤山路上行駛,道路時而平坦,時而崎嶇,一個小時后車才趕到鳩山。

 

看到昔日的鳩山,刁文書記特別激動,滿山遍野的碧綠,枝繁葉茂的松柏、洋槐點頭向刁書記歡迎。旺盛的野花,綠草給山蓋了一層帶花綠毯,為爬山創造了條件。

 

天王寨全景

刁書記在大女兒的扶助下,不停地一步一步向山上奔走,越爬山越高,越難走。大敏輕聲對我說:“老陳叔,我爸有心臟病,作過搭橋手術。不敢讓他登頂啦。”大敏關心父親身體的心情我能理解,可誰也擋不住刁書記重登鳩山那股激動心情啊!

 

原中共禹縣縣委書記刁文五十年后重登鳩山

爬呀!爬呀!爬到山腰一處平坦地方時,我勸刁書記說:“歇一會,在這里給你合影照相吧。”刁書記說:“五十多年沒登鳩山了,今天重登鳩山感到高興。”我們照了合影像,就慢慢下山。

在山腳下一個紀念碑前停下來,這座英雄山紀念碑是鳩山村2008年8月為紀念胡耀邦視察鳩山50周年而建的。刁文書記撫摸著紀念碑向我們講述胡耀邦來鳩山視察的情景。

 

原中共禹縣縣委書記刁文與原政協主席馬庚全治山英雄郭仙原農委主任陳文皎等在英雄紀念碑前合影

從紀念碑往南走,在一座破舊的大樓前停下,這里曾經是很盛名的鳩山紅專大學,原校址在旗山寨幾條石垌里,后來刁文書記在鳩山建了這座教學大樓,他兼任第一校長。 

當時學校辦學的宗旨是:培養既有社會主義覺悟、又有高等農、林、水、科學文化知識和實際生活技能的新型勞動者。堪稱一座新型的共產主義紅專大學。刁文書記在大女兒攙扶下,不顧疲勞懷著極大興致在大樓內轉了一大圈。

 

原中共禹縣縣委書記刁文與原政協主席馬庚全鳩大副校長彭傳義在鳩大樓前合影

大樓經歷歲月的變遷,部分樓梯斷裂,樓板損壞,門窗殘破,聽陪同刁文書記的鳩山鎮黨委書記張貫嶺講:“鎮政府已經計劃重建鳩山大樓,把鳩山和鳩山紅專大學作為紅色教育基地。”刁文書記聽后高興地說:“弘揚鳩山精神,造福子孫后代是興業之基。”

 

鳩山紅專大學

下午我們隨同刁文書記乘車回城。上車前他又一次站在山前依依不舍的觀望。  

◎ 一座山,帶動千座山,使高山低頭;

◎ 一部《江山多嬌》影片,記錄著敢叫日月換新天的氣慨;

◎ 一個學校,培育了一批批智勇雙全、為人民服務的英才;

◎ 一座紀念碑,傳承著英雄山的革命精神。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